首页 >> 最新文章

新型农民才是新农村建设的脊梁德令哈法利莠竹

文章来源:慧云农业网  |  2019-10-15

在新农村建设中,新村、新房和新街道只是外在的“衣服”,生产和经济才是“躯体”,科学文化素质则是“灵魂”,这三者的有机结合才能塑造新型农民。只有不断培育一批又一批新型农民,才能为新农村建设注入内在、持久的动力。当前,在新农村建设中,培育新型农民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主要有:

1.农民的意愿和话语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调研中笔者了解到,基层的领导干部都比较重视新农村建设,而有些农民参与新农村建设的热情不高。在部分农村,一些与农民生产生活紧密相关的事务,比如土地承包、修路修桥、通电通水、农技服务、卫生保健和计划生育等,几乎都要依靠政府来推动。在基层干部和农民的心目中,政府就是管农民的。而政府管得越多,农民参与公共事务的积极性就越低;农民参与的积极性越低,就越需要政府来推动,长此以往,又怎能不陷入恶性循环!调研中还了解到,很多县乡的新农村建设都是规划部门设计出来的,有些地方的项目建设就凭个别领导一句话,“手指一条路,头点一幢楼”,根本就没有征求农民的意见,大多数农民没有说话的机会,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成了农民建设家乡的“代言人”。丧失话语权的农民不可能真正参与新农村建设,农民集体失语的新农村建设将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

2.农民的能力建设有待加强

农民是新农村建设的主体,农民的民主管理能力、科教文化素质和思想道德修养将从根本上决定新农村建设的兴衰和成败。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农村的大多数农民受教育的年限比较短,文化程度比较低,而近年来大批有文化、有技能的青壮劳力又从农村流向了城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全国2749个村庄的调查显示,30岁以下的青壮年劳动力每个村平均拥有299人,东部为323人,中部为260人,西部为298人。从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的就业构成看,常年外出打工或在本地从事非农业的劳动力每个村平均有154人,东部有182人,中部有120人,西部有144人,该项调查还显示,74.3%的村认为能出去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已经外出打工了,只有1/4的村认为本村还有青壮年劳动力可供转移。农村留守人员多为老人、妇女和儿童,单靠这部分农民,显然难以承担起建设新农村的重担。如何尽快培育并留住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并使他们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中坚力量,已成为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迫切要求。

3.新农村建设资源难以瞄准贫困地区

新农村建设涉及农林水、科教文卫、国土等20多个部门,这些部门都掌握一块财政扶持资金。在一些地方,各部门在推进新农村建设时各自为政,自行其是,导致资金分散使用,难以实现规模和集约效益。

比如,有的部门为了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往往会选择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村庄作为新农村建设试点村,导致支农资金和政策被倾斜到已经良性发展的村庄。而那些亟需外力打破“贫困恶性循环”的村庄由于基础相对较差、政策成效不明显,反而难以得到优惠政策和资金的眷顾。其结果是,一些富裕的试点村变成了“示范村”,越来越富;而贫困村庄却因难以改变面貌,逐渐被人遗忘。

再比如,各部门的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通常要求地方有配套资金。在经济较发达地区,地方提供配套资金是轻而易举的事,从而获得了比较多的专项资金。而在很多贫困地区,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搞建设连起步资金都没有,又怎能获得上级部门的项目和资金支持!其结果是许多惠农强农项目被放在非贫困地区,区域差距越来越大。这样的例子很多。

新农村建设需要“锦上添花”,但更需要“雪中送炭”,如何加强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将新农村建设与扶贫开发工作有效地结合起来,提高新农村建设资源的边际效率,更好地为贫困地区农民服务,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是我们必须面对并尽快予以解决的问题。

推进贫困地区的新农村建设要“见物”,需要加大农村基础设施投入,发挥当地自然资源优势,引导特色农业发展,但更要“见人”,需要培育新型农民,需要广大农民的积极参与。而培育新型农民要远比给农村修马路、盖房子艰巨得多、重要得多,因为农民才是新农村建设的主人。

济南准妈妈做四维前要做那些准备

济南四维彩超会对胎儿有影响吗

江苏专转本专业培训班

铜陵中山医院:警惕“小囊肿”演变成“大麻烦”

嘉兴建筑工地洗车机

廊坊工地洗车机

雾炮机品牌